当前位置:首页?>?都市·青春?>?捕获你眼里的星辰?>?第一章

捕获你眼里的星辰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?|? 全站滚屏?/? 当前滚屏?|? 滚底翻页?|?滚慢?/?滚中?/?滚快?|?恢复默认

【壹】

2005年的夏天,炙热的阳光热辣辣的照射着这座温暖而美好的南方小城,地面被烤得发烫,街上的人似乎一点也不受热带天气的影响,女生撑着把太阳伞穿着热裤悠闲地在街上随意的逛着,身姿曼妙而动人。偶尔有几个穿着校服一脸稚嫩的初中生混杂在人群中,脸颊被晒得紫黑紫黑,蓝渃就是这些初中生中的一员。

军训已经进行到第五天了,学校没有发军训服让新生穿着校服军训,肥大的校服怎么也遮不住露在衣服外的胳膊和脖子,所有新生无一例外的全身现在已经很默契的“黑白分明”了。

蓝渃站在队伍的最后一排排尾,那一排除了她都是男生,由于她上了初中之后就不断增长的体重,教官不得不把她和身材娇小的女生们分开。

蓝渃眯着眼躲避太阳直射下的光芒,教官正在大声地训斥着一位调皮的男生,他在站军姿的时候朝前排的女生吹了一声口哨,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是他应该是这个新班级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男生吧。

蓝渃细细的在心里描绘他的长相,剪得短短的头发,剑眉星目,好看的笑容,还有挺拔的身躯,还时常在人群中冒出一两个冷笑话逗得周围的女生娇羞地笑着,当然这些娇羞的女生不包括蓝渃,蓝渃觉得自己笑起来不好看,脸上总有两团肉所以她很少笑。

班里好像有很多好看的女生,她们都有长长的头发,笑起来甜甜的笑容,特别是那个站在第一排的白白的女生,笑起来还露出两颗小虎牙,非常漂亮。想到这里,蓝渃低头看着脚下穿着的是妈妈昨天给新买的粉红色的鞋子,班里漂亮的女生都穿这种鞋子。

“站在最边上的那位男生!你的鞋子很好看吗?”人群中爆出响亮而一致的笑声,蓝渃抬起头才发现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带着一丝戏谑地看着自己。

“教官她是女生!”人群中有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飘来,女生原本就被太阳晒得发红的脸上愈加发烫,迷彩的军帽低低的掩住女生紧张尴尬的眼神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教官朝女生直直的走过来,拿着笔在花名册上比划着。

“蓝渃。”小得不能再小的分贝。

“大点声!没吃饭还是怎么地!”

“蓝渃!”

“我怎么教你的?!”

“报告教官!我叫蓝渃!”

“军姿没站好,扣两分。”又一阵响亮的笑声,透过笑得参差不齐的队伍,站在最边上的那个刚被教官训过的笑容很好看的男生,正安安静静地看着自己,没有戏谑。他没有笑,也许是因为他也刚被狠狠地训过,是不是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呢,张崇予。蓝渃也是在后来,才在班里女生的一次次娇嗔中知道他的名字。也许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就对他有了一种特别的情绪,以至于往后的所有努力和艰辛,都在这一刻的他带来的慈悲中化为灰烬。

从张崇予这里看去,站在同一排最边上的那个头发剪得短短的女生,有点婴儿肥,似乎比平常的女生发育得更早,比班里一些发育迟的男生都高,但和自己一比,张崇予在心里迅速的量了量,好像还差那么两个头。教官不知道在训她什么,她的脸红透了,大眼睛不停地往这里看,是有点可爱,只不过,再瘦点就好了。

不知道是第几次在这家简陋的发廊剪头发了,自从小学的时候妈妈带来这里剪过一次头发之后,每次剪头发都是自己来这里,似乎是一个习惯,街上那么多发廊也懒得换。店里只有一位中年大婶,每次都干净利落的咔嚓咔嚓几刀就剪好了,也没说要刻意剪什么好看的发型。

大婶又在耳边念叨了,“蓝渃啊,你的头发那么柔顺留长发一定很好看,为什么总是要剪呢?”

“嫌热,呵呵。”蓝渃冲着镜子里的大婶笑了笑,随后又慢慢地抿起嘴来。

顶着刚剪完的和男生一样短的清爽短发骑上自行车往学校里赶,今晚是人生中的第一个晚自习,也是人生中第一次住校。军训刚过,脸上的黝黑还没有褪去,活生生一个假小子,刚想着前方的拐弯处出现了一辆正在同方向行驶的自行车,是他?!蓝渃突然觉得呼吸有些不稳,慢慢的放慢了踩踏的速度。

男生逆风骑着自行车,白色校服被风吹得鼓鼓的,短短的头发在风中几乎一点都没变型,蓝渃就这么默默地尾随着他驶进了学校的校道。

刚进教室就发现教室已经坐满人了,只有最后一桌的角落还有一个位置,只好抱着书往角落走去,刚把书摆好前面就转过来一张不太友善的脸,他满脸厌恶地把好不容易摆好的书推倒。

“你的书越界了,男人婆。”看了他一眼,默默地把书再次摆好。

“他妈的我说你越界了你没听见吗!”放在最上面的英汉词典被他不偏不倚地砸在脚背上。

一阵酸痛让怒气上升,攥紧的拳头朝那张可恶的脸打去,两个人狠狠地扭打在一起,周围的桌子被冲击得东倒西歪,书散落了一地,厮打的那一刻不知道脚下踩着谁的书,咯吱咯吱响。

女生们躲避着尖叫着,男生唯恐天下不乱地在周围起哄:“打!打得好!”

“大家快来看,两个怪咖的现场搏击赛开始了!”人群中爆发出的起哄声格外刺耳,女生剪得短短的指甲用力地掐进男生的手臂里,指尖传来一阵阵的刺痛。

刚剪的短发被揪得生疼,他扯着蓝渃的头发使她不得不看着他,他长满横肉的脸靠近女生,龇着牙喷了女生满脸的口水:“**的敢和我动手?你放学给我等着,我让你跪下来求我!”

蓝渃挣扎着推开他,在心里大声地告诉自己,蓝渃,你要是敢在这时候哭出来,我真的不会原谅你的,你要是敢哭出来就等着被人笑话吧!我也会看不起你的!

“别和她一般见识,至于嘛。”张崇予拨开人群朝那男生走去,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这小逼,不教训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!”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身体愤怒得剧烈发抖,蓝渃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一些。

“怎么着?说你了怎么着?”

话音刚落下女生的头皮又被扯得生疼,男生刻意加大的力气,显得女生十分的无力。明明知道打不过他,却还是要为了可怜的自尊坚决不低头认输,何况蓝渃还是那么要强的人。

蓝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扭打中的自己眼眶有点发烫,有种难以言喻的耻辱在胸口咆哮,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,只能抓着他的衣领指甲掐进他的肉里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拽自己的头发,典型的暴力分子的嘴脸,疼痛让自己的表情不可抑制的扭曲,现在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。

厮打的紧迫感突然消失了,蓝渃喘着气看着拉开那位男生的张崇予,这时一波又一波的痛感才慢慢袭来,过度用力的双手正在不可抑制的颤抖着。那位男生原本还张狂地喊着说要打到女生跪地求饶,但当看到女生满脸的血时安静了下来。

蓝渃扶着桌子站了起来,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血,张崇予放开那个男生走了过来,“仰头,你流鼻血了知不知道。”

蓝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生宽厚的手掌掰着脸看着天花板,天花板上已经掉漆的吊扇正咯吱咯吱的转着转着,慢慢地慢慢地,视线开始变模糊。有时候人真的很矫情,当你一个人遭遇了一些无法让人轻易接受的事情时,不管多难以度过你都会厚着脸皮走过去,你都不曾流过泪;但当有一个人要给你关爱或者问你怎么了的时候,委屈感就会加倍,你想要的温暖也就会更多。

张崇予走在蓝渃的后面,她正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捂住鼻子,一步一步地往女生厕所那边走去,心里有个不知名的地方隐隐作痛。看着她走进女生厕所,张崇予靠在栏杆边静静等候,她是一个怎样的女生呢?先前以为她害羞,胆小,但刚才的举动分明是很多女生都不敢做的,明明就没有人家男生有力气,还硬撑着,是被伤了自尊么?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胆小的女孩子,应该是一个,爱恨分明的好姑娘吧。看见蓝渃从女厕所里走出来,张崇予的心里,突然涌上来这么一个词。

“都洗好了?”

“嗯,你的手帕我回家洗了还给你。”蓝渃低着头没有看他。

“送你了。”

“这…那我也…我也送你东西吧!”说着蓝渃就要把手上的手表拿下来。

张崇予好笑地看着惊慌失措的女生,“没关系,一条普通的手帕而已。”

“那怎么可以!”她认真了。

“真的,真的没关系的,我也送过别的女生,她们就没有你这样的。”张崇予拍了拍她的脑袋,笑着踱步回教室。

“哦。”心里的惊涛骇浪慢慢平息了,蓝渃站在原地很久才回过神来往回走,果然,只有自己认真了么?

起点中文网www.qidian.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/a><a>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</a>


捕获你眼里的星辰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fenshuclub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